癌症村地图 中国癌症村地图 你的住址中标了吗?

www.hnjkw.net 2013-04-02 作者:刘一丁  来源:新京报 浏览次数:

   

 

  地下水污染问题正被高度聚焦。

  日前山东潍坊被疑有企业往深层地下排污的消息,引发了公众对地下水现状的关注和忧虑。

  在多种污染源作用下,我国浅层地下水污染严重且污染速度快。2011年,全国200个城市地下水质监测中,“较差—极差”水质比例55%,并且与一年前比15.2%的监测点水质在变差。

  根据国土资源部十年前的调查,197万平方公里的平原区,浅层地下水已不能饮用的面积达六成。

  地下水形势已刻不容缓。按环保部等部门制定的规划,到2020年,对典型地下水污染源实现全面监控。

  山东潍坊地下排污事件还在持续发酵中。

  在传出有工厂将污水通过高压井排到1000多米地下的消息后,潍坊市称未排查到相关问题,并悬赏10万元征集线索。

  2月21日,潍坊对媒体称尚未发现有价值的举报线索。而事件仍进一步发酵。网络上关于地下排污线索也不断涌现。媒体日前又曝出,潍坊下辖的寿光市存在打井排污现象,当地一个工业园区普遍存在地下排污。

  环保机构“公众环境研究中心”主任马军22日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认为,有关部门不必纠缠“1000米”的字眼,民众对地下水污染的焦虑,折射的是地下水严重污染的现状。

  民间环保组织“未来绿色青年领袖协会”的理事长赵亮昨天告诉记者,他们在海河流域做环境调查,发现已经难以找到一条干净的河流。污染的河流会渗入地下水源。而各地企业利用渗坑、渗井排污也已近20年。

  2011年发布的《全国地下水污染防治规划(2011—2020年)》(下称地下水污染防治规划),初步判断我国地下水污染正在由点状、条带状向面上扩散,由浅层向深层渗透,由城市向周边蔓延。

  严峻现状

  200城市五成地下水质差

  “这里没有污水处理厂,没有环保监管,有的是祖辈饮用地下水的传统!”赵亮对地下污染威胁农村饮水安全的状况,非常担忧。

  清澈的小河,透亮的井水,已成为记忆。赵亮2012年7月在对海河流域调查时,发现村民大都被迫放弃了饮用井水。

  2000年-2002年国土资源部进行了全国地下水资源评价,按照《地下水质量标准》,37%已是不能饮用的Ⅳ类、Ⅴ类水。

  2011年,全国共200个城市开展了地下水质监测,其中“较差—极差”水质监测点比例为55%。与2010年相比,15.2%的监测点水质在变差。

  在地表水资源不足,且部分污染严重的情况下,地下水曾被认为是清洁稳定水源。

  根据《地下水污染防治规划》,2009年中国地下水开采总量1098亿立方米,占总供水量的18%。在全国655个城市中,400多个以地下水为饮用水源,约占城市总数的61%。

  北方地区65%的生活用水、50%的工业用水和33%的农业灌溉用水来自地下水。

  在没有新水源的情况下,失去了地下水,也就意味着生存危机。

  多种源头

  平原地下优质水仅4.98%

  2月18日晚,中国青年报记者丁先明在山东茌平县干韩村采访,村民十多米深的自备井,打上来的水发黄,水面有薄薄油花。村民不敢再饮地下水。

  干韩村东南角,500多亩土地,被一家铝电企业用于污染性废渣赤泥。

  近些年,很多平原农村地区井水变味、变色的新闻,屡见于报端。

  农村水井主要抽取浅层地下水,而地表水可直接渗入浅层,受污染侵害最为严重。根据2001-2002年国土资源部第二轮地下水资源调查,在197万平方公里的平原区中,浅层地下水Ⅰ类和Ⅱ类水质分布仅为4.98%,已不能饮用的Ⅳ、Ⅴ类面积高达59.49%。

  2012年7月,赵亮在河北霸州调查时,很多村民把污染源指向当地的一些轧钢厂。许多年来,城镇、城郊和农村的一些工业企业用渗坑、渗井和缝隙排放废水,对地下水的污染非常严重。

  城市也是污染的源头之一。城市污水排放量增加,但处理能力不足,甚至市政管网渗漏,都会造成地下水污染。

(责任编辑:苗珍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