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伙撞墙硬扛脑癌剧痛 隐瞒家人一年至病发昏迷

2013-02-22 作者:陈波  来源:重庆日报 浏览次数:

   19岁少年撞墙硬扛脑癌剧痛 隐瞒家人一年直至病发昏迷

  花甲老父愿卖房救子 成渝两地同学接力募捐

  “医生怪我,为啥病情恶化到这种程度才送来,可我哪知道那么疼的病他都能忍一年啊!”2月21日晚,西南医院加护病房外,61岁的钱奇福说完这句话便泣不成声。病房内,刚做完开颅手术的儿子钱黎黎仍处在半昏迷中。

  以优异成绩考上大学,只读了一个学期就病发入院

  “真是难为了这个孩子,太懂事也太令人心酸了。”西南医院神经外科教授孟辉说起钱黎黎的病情,连连摇头。从医这么多年,他还是第一次见识一个19岁少年可以忍受脑肿瘤的疼痛达一年之久。

  钱黎黎是涪陵龙潭人,去年高考以超出重本线20多分的成绩考入四川农业大学。然而仅仅读了一个学期,今年寒假一回家,便病发入院。

  钱奇福告诉记者,“2月6号那天他疼得受不了,送他到涪陵急救中心,第二天又送到西南医院。”主治医生孟辉一见钱黎黎,简单检查后就冲钱奇福喊:“孩子病情恶化到这种程度你们才送来?”

  “脑肿瘤已经引发了严重的脑积水,送来时神智已不太清醒。”面对医生的责问,钱奇福还有些想不通:“他发病才一天啊!”

  最终扫描结果确认,钱黎黎的大脑里有两个恶性肿瘤,病情已经十分危急。因为已经压迫了部分脑神经,医生保守估计,肿瘤已生成一年。

  “不可能!不可能!孩子从来没跟我们说过他哪里不舒服!”当意识到有可能是自己的粗心大意延误了儿子的治疗,钱奇福几近歇斯底里。

  拿头撞墙硬扛癌痛,撞得墙壁咚咚直响

  “叔叔,小黑的病可能……可能真有一年多了。”18日上午9点,闻讯而来的同学杨毅,面对即将被推上手术台的钱黎黎,艰难地吐露出一个令人震惊的秘密。

  杨毅与钱黎黎初中、高中、大学均是同学,也是他最好的朋友,因为钱黎黎黝黑而憨厚,好友们都亲切地叫他“小黑”。

  在杨毅的叙述中,家人才知道,这个平时在家从没喊过痛的少年,去年高三时就开始频繁头痛,甚至还因此数次迟到。

  “经常拿一摞书使劲拍头,当时我们以为他这是在自我解压,毕竟高三阶段太紧张了。”高三和钱黎黎一个寝室的杨毅,唯一觉得稍有些不对劲的地方,就是他曾经看到躺在床上的钱黎黎拿头撞墙,撞得墙壁咚咚直响。

  “刚入学那会,我亲眼见过他在寝室拿头撞书桌!”钱黎黎的大学同学彭秋林曾无比惊奇地问他怎么回事,他回答“头有点疼,可能是落枕”。

  “大学军训期间,估计是他最痛苦的时候,钱黎黎曾一口气做了17个俯卧撑,却趴在地上站不起来了。”没有人知道,当时的钱黎黎承受着什么,只有扶他去医务室的彭秋林知道,他因此昏睡了整整一个下午。

  “我要卖房子!我要救我儿子!”

  “是我们没用害了娃呀!”得知这一切,年过花甲的钱奇福枯瘦的双手一个劲撕扯自己的胸口。

  钱奇福曾做过棒棒,但因年纪大实在吃不消,与妻子一起当了环卫工人,因不是正式工,每月仅有1100元工资。

  钱家的清贫集中体现在他们一家的饮食习惯上——“我们全家都不爱吃肉。”

  这么些年来,钱家极少炒菜吃,而是习惯性煮青菜吃。实在觉得孩子应该“补点肉”了,就以超市的死鱼代替,因为“那划算些”。

  成长于这样的家庭,钱黎黎有着同龄人中难见的节俭和坚毅。在杨毅的记忆中,从初中起,这个黝黑的家伙冬天就只穿两件衣服:里面短袖校服,外面长袖校服。高中住校时,他不吃早饭,中饭在食堂吃一荤一素,晚饭一包方便面,晚自习后再一包方便面。

  “冬天洗澡,他永远是全班第一,只为节约热水费。”尽管如此,连杨毅这么好的朋友,也从没听钱黎黎说过自己家境不好。

  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对自己无比苛刻的少年,却在汶川地震后捐款100元,玉树地震后又捐款50元。

  钱奇福除了对儿子刻骨铭心的痛和悔外,还对眼前惊人的医疗费用一筹莫展。最新的缴费单显示,入院以来,医疗费已达5.5万元。

  “18号做了一次手术,切除了后脑的一个肿瘤,目前还有一个肿瘤……”后续的医疗费用,乐观估计也至少需要20万元。“我要卖房子!我老家涪陵龙潭有个土坯房,只要好心人愿意掏钱,我绝不还二价!我要救我儿子!”钱奇福斩钉截铁。

(责任编辑:谢松松)

关键词:昏迷脑癌